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世界知名非洲猪瘟专家:做到这些,就可以控制非洲猪瘟

  • 来源:国际畜牧网
  • 日期:2019-04-08
  • 编辑:admin
  • 评论:0

 虽然非洲猪瘟无疫苗可用,但西班牙借助及时准确的诊断检测和严格有效的封锁扑杀等措施,在1985年颁布ASF根除计划后的10年内(1995年)即根除非洲猪瘟。在根

除非洲猪瘟的过程中,西班牙积累了大量的实践经验,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Universidad Complutense)兽医卫生监测中心(Centro De Vigilancia Sanitaria

Veterinaria)被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认定为非洲猪瘟参考实验室,成为OIE认可的3个非洲猪瘟参考实验室之一。

 

 

在北京举行的2019年国际猪业论坛上,世界知名非洲猪瘟专家、对非洲猪瘟有着40年研究经验的西班牙国家暨世界动物卫生组织非洲猪瘟病毒研究实验室主任、西班牙马德里康普顿斯大学兽医卫生监测中心教授何塞·马纽埃尔比·桑切斯·斯凯诺(José Manuel Sanchez-Vizcaino)通过《全球非洲猪瘟疫情发展史及当前态势》《不同的流行病学情境下ASF疫情的控制与根除》《ASFv检测及ASF疫病诊断》这3个主题告,系统阐述了ASFv病原、流行病学、检测和诊断、防控和根除的关键点把控,并针对有关细节问题做了深入探讨。

        非洲猪瘟病毒非常厉害,全球75%以上的生猪受它威胁

  “以前,我的头发好多。40年后的今天,我的头发都快没有了。这就是为什么非洲猪瘟病毒非常厉害的原因。”桑切斯·斯凯诺如此打趣解释说,ASFv是一种独特的双链DNA病毒,可在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靶细胞)中复制,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整个ASFv粒子被六边形的被膜包裹着,非常稳定。

  桑切斯·斯凯诺介绍说,ASFv最主要的宿主是非洲的软蜱,100年来,它从非洲向其他地方的传播经历了3个过程:

  √1921年,非洲猪瘟疫情在非洲的肯尼亚首次被报告。此后的30多年,它一直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流行。

  √1957年,一趟载着葡萄牙人以及水果、肉类食物的航班从非洲的安哥拉飞往欧洲的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飞机上残余的猪肉制品被当成泔水送往葡萄牙一家养猪场。同年,葡萄牙发生ASF疫情。当时,虽然造成猪群大面积感染ASFv,但得到了很好控制。1960年,ASF疫情在葡萄牙复发,这次不同于前一次,ASFv已变成传染性非常高的菌株,在葡萄牙并没有得到很好控制,然后通过猪和猪肉制品运输、野猪等传播途径迅速扩散到欧洲其他国家:西班牙(1960年)、法国(1964年)、意大利(1967年)、马耳他(1978年)、比利时(1985年)、荷兰(1986年)。与此同时,ASFv还跨过大西洋,进入美洲的古巴(1971年)、巴西(1978年)、多米尼加(1978年)、海地(1978年)。

  √2007年,一艘载着乘客、水果、猪肉等食物的航船从非洲东海岸驶出,后进入高加索地区黑海沿岸的格鲁吉亚,随此船丢弃的食物残渣与生活垃圾成为了ASFv的藏身之处。同年,格鲁吉亚向世界动物卫生组织上报当地发生ASF疫情,这是ASFv第3次从非洲传播到其他地区。这次ASFv传染性也非常强,迅速扩散到亚美尼亚(2007年)、俄罗斯(2007年)、阿塞拜疆(2008年)、乌克兰(2012年)、白俄罗斯(2013年)。2014年1月,ASFv从高加索地区的白俄罗斯边境向西扩散至立陶宛,后经家猪与野猪交叉感染,蔓延至波罗的海沿岸国家:波兰(2014年2月)、拉脱维亚(2014年6月)、爱沙尼亚(2014年9月)。2016年,ASFv由波罗的海沿岸国家向南扩散到东南欧的内陆国家摩尔多瓦。2017年,ASFv蔓延到中欧内陆国家捷克共和国和巴尔干半岛东北部的罗马尼亚。2018年,ASF疫情再次在匈牙利发生。同年,保加利亚、比利时也发生ASF疫情。

  2018年8月,中国首次发生ASF疫情,亦是ASFv首次进入亚洲。2019年1月,蒙古国首次发生ASF疫情。2019年2月,越南首次发生ASF疫情。

  桑切斯·斯凯诺强调说,现在飞机到处飞,轮船来来往往,ASFv病毒也一样,它会藏在食物当中经航班、轮船从一个地方传播到另外一个地方。虽然美洲的巴西、欧洲的西班牙等国经过补杀及根除计划后近年来未新发ASF疫情,但目前非洲、欧洲、亚洲这三个大陆超过50个国家和地区(非洲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欧洲有17个国家,亚洲3个国家)ASFv仍在持续扩散。近年来,全球ASF疫情新发次数逐年上升,因此需要不断对感染ASFv的猪只或可能受ASFv感染的猪只进行大量捕杀。有一个很重要的数字值得一提,目前全球有75%的生猪分布在欧洲和中国。

  桑切斯·斯凯诺分析称,全球各地的ASFv流行病学的状态也不一样。在东非、南非,ASFv比较复杂,因为发现了24种基因型,且非洲野猪和蜱虫均能够长期携带ASFv,它们均对ASFv耐受,而软蜱是病毒传播的媒介。相比东非和南非来讲,西非ASFv比较简单,因为只有一种基因型,软蜱、非洲疣猪在ASFv传播中的作用不像在东非、南亚那么大。在欧盟国家,除了罗马尼亚之外,其他国家大部分ASF疫情发生野猪身上。在格鲁尼亚、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等非欧盟的国家,ASFv对家猪造成的影响更严重一些。在亚洲的中国、蒙古国、越南,从目前报告发生的ASF疫情来看,主要威胁家猪。

  为什么ASFv在中国传播更快?

  更多野猪感染ASFv情况在中国很快会出现

  “在非洲猪瘟领域,我已经研究了40多年。但是,中国的ASF情况让我感到非常惊奇。因为传播速度实在太快了,在7个月内中国多地受到了影响。”桑切斯·斯凯诺分析说,ASFv在中国之所以传播速度如此之快,主要存在以下风险因素:

  √野猪的存在。目前,中国的东北、华南、西南、华中(湖北、湖南)以及西北的秦岭一带尤其是陕南地区是野猪分布较多(见上图)。如果野猪跟家猪进行混合养殖或是相互接触,会造成更大的风险。

  √含猪血产品的饲料。这种情况太可怕,因为非洲猪瘟的病毒能够在血液当中进行长时间的存在,即使只有一滴血,当中可能有3000个病毒存在。

  √采用泔水(餐厨剩余物)喂猪。在中国,农场有采用泔水饲喂猪只的传统,因此需要改变这一饲喂方式,并告诉猪农这样会带来哪些风险。

  √被ASFv感染的猪被运到屠宰场,屠宰后受ASFv感染的猪肉又被运输到其他的地方。

  √生物安全水平较低。尤其是对相关的运输车辆必须进行彻底的清洗和消毒。即使车辆上沾有一滴血,它至少含有3000个病毒,可能会引发极大风险,所以对相关的运输车辆需要进行彻底清洗和消毒处理。

  “在中国,ASFv目前主要在家猪中传播,野猪当中也曾经发生过。但是,更多野猪感染ASFv的情况很快/可能在未来几个月会出现,因为中国的野猪数量也很巨大。同时,也希望保证在中国南方,野猪感染ASFv的问题没有被遮掩。如果这些问题被掩盖起来,最后的结果会变得更加糟糕。”桑切斯·斯凯诺表示,只有保证生物安全措施落实到位,才能进一步遏制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如果采用泔水饲养猪只,生物安全风险非常大。因为如果泔水受到ASFv感染,猪吃了之后也会感染,造成循环传染。此外,后院养猪多数生物安全水平比较差,感染ASFv的风险比较高。

  不同的流行病学情境下,如何控制与根除ASFv?

  “目前,非洲猪瘟的控制和消除,主要问题是没有可用的疫苗,也没有治疗的方法。”桑切斯·斯凯诺说,但是在西班牙、巴西、古巴等地确实实现了ASFv根除,因此不用太担心,ASF疫情还是可以控制,但需要做好以下3方面的工作:

  其一,如何早期检测出ASFv?这个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并不是这样。

  其二,如果发生猪只疑似感染ASFv,如何确诊ASF疫病?

  其三,一旦暴发非洲猪瘟,应急计划是什么?这涉及两方面:一方面从源头上如何控制ASFv进入猪场?另一方面是疑似/发现ASFv已进入猪场,采取怎样的生物安全措施阻断传播,以避免更多猪只感染ASFv。

  桑切斯·斯凯诺介绍说,ASFv病毒非常顽固,它对环境的抵抗力非常强。在冷藏肉制品中,它可以存活110天,在冷冻猪肉中可以存在1000天。在血中存活18个月(4oC条件下),在受污染的猪舍环境中可存活1个月。目前,ASFv主要有3种传播途径:

  第一,通过间接方式进行传播。如,泔水、航班、轮船等。由于ASFv会在肉品中存活很长时间,而有些猪肉产品原料受ASFv感染,传播风险较高。如果对猪肉里面黑色斑点不进行检测,或者餐厨剩余物/吃剩的猪肉食品未经过加热消毒处理来喂猪,可能会造成传染。ASFv还会与血液发生反应造成进一步交叉传染。比如说,在屠宰后必须进行胴体检验。再比如,在扑杀/运输感染/疑似感染ASFv的猪只后,对鞋/车辆携带/溅沾的血迹没有完全清理干净/消毒处理,又去屠宰/运输其他的猪,这样极有可能会将ASFv转染给新的猪群。

  第二,在通过生物媒介方式传染。ASFv没有天敌,它在宿主身上可进行多次复制,可以存活6年之久。比如,1994年,葡萄牙宣告根除ASF病毒。当时,葡萄牙一家曾因发生ASF疫情而关闭大约4~5年的猪场(早先的猪全部清理完毕)重新投产养猪。过了7个月之后,我们当时对这家养猪场的猪只进行检测后发现已感染ASFv。

  第三,在受感染的家猪和野猪之间直接传染,或者通过一些动物来进行传染。如果猪场所在地区有野猪出没的话,一定要保证野猪不进入猪场,如,可以做两道的防护栅栏。另外,现在,在不少的机场运输猪肉产品,可能是ASFv携带者。像非洲国家的一些机场,还有中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的机场,均已检测发现了ASFv病毒,需要加强防范。另外,这些携带ASFv病毒的动物本身是否是病毒传染源,则取决于它受ASFv感染的程度、感染的类型。目前来看,中国发生ASF疫情造成的致死率很高,但是过几个月,会有感染ASFv的幸存猪,它们就是ASFv的携带者,可能会将ASFv传染给更多的猪,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桑切斯·斯凯诺还称,狩猎也会给ASFv传播带来风险。苍蝇也是不可忽视的ASFv传染的媒介。比如,苍蝇可以把ASFv从一个农场携带到另外一个农场。

  仅从基因型来分析ASFv,是不管用的

  ASF病毒PCR检测,一定要用全血

  “在我过去40年的经历当中,为控制和根除非洲猪瘟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我觉得实验室的诊断对于非根除ASFv非常重要。”桑切斯·斯凯诺说,但是,在ASFv实验室检测与诊断当中,需要选择适合的检测方法。

  “ASFv基因组成结构非常复杂,普通的病毒DNA只有10~20kb(即Kilobase, DNA长度单位,表示病毒某段DNA分子中含有1000个碱基对),但ASFv的DNA有170~190kb。ASFv的DNA里面有腹膜细胞,使得耐受力很强,保护非常好,且它的变异性又很高,并不是单一的病毒,而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病毒家族。”桑切斯·斯凯诺分析说,“因此,研究ASF病毒家族,不能简单通过几个基因进行描述。换句话说,ASFv并不受某一抗体控制,如果只是采用单一抗体的药物,不能对它进行有效控制。另外,ASFv基因当中还有两个蛋白质非常复杂。”

  “总体来说,如果仅从基因型来分析ASF病毒,是不管用的。”桑切斯·斯凯诺强调说,“对于ASFv来说,因为它的靶细胞是巨噬细胞和内皮细胞。巨噬细胞在机体整个免疫系统当中的作用非常重要,如果巨噬细胞受到了病毒侵蚀,机体免疫功能就会受到很大影响。另外,巨噬细胞在复制过程当中也会受到破坏。对于内皮细胞是另外一种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感染ASFv的猪会出现出血症状。”

  桑切斯·斯凯诺介绍说,ASF临床表现主要有超急性、急性、亚急性,或者有时候没有任何明显症状,一旦出现不同问题需要采取不同的应对措施。在中国,大多数的ASFv感染病例属于急性-亚急性。通常,ASF急性-亚急性的症状主要包括:发烧、昏睡、厌食、皮肤出血以及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消化系统出现问题并伴有神经失调,这些急性-亚急性的ASF临床症状与古典猪瘟(CSF)、猪丹毒症、沙门氏菌、放线杆菌、其他败血症、猪皮炎肾病综合征(PDNS)的临床症状非常类似,有时候容易混淆。因此,需要采集受感染猪只的样品进行实验室检测和诊断。比如,中国养猪规模如此大,很多时候ASFv携带了七八个月也没有暴发,甚至没有出血点,往往会被当成其他疾病。对应发烧、昏睡、厌食、皮肤出血这四个症状,如果发现猪只出现了其中3个症状,就要考虑它是不是感染ASFv,就需要取样进行实验室检测与诊断。有时候,可能过了几个月才在临床当中看到真正的ASF症状,这就是为什么它很难进行检测的原因。不仅仅是现场检测,包括和实验室合作取样,危险性高,因为操作不当ASFv可能传染给其他的猪。

  “通常,急性ASF出现脾脏肿大的症状特别多,其次为淋巴系统病变。”桑切斯·斯凯诺说,在对2007年亚美尼亚感染ASFv的野猪进行病理检测发现,出现脾脏肿大的病例占比达到100%,同时还出现淋巴结肿大(94.12%)、出血性淋巴腺炎(88.23%)、胸膜积水(88.23%)、扁桃体出血(88.23%)、扁桃体化脓(52.94%)、肝肿大(88.23%)、休克肺(70.95%)、细支气管间质性肺炎(64.7%)、心包积水(70.59%)、心脏出血(47%)、肠道出血(76.47%)、派尔集合淋巴结坏死(35.29%)、肾脏出血(41.17%)等症状。他还强调称,对于野猪来讲,非常重要的一点,需要建立并完善早期检测体系,同时需要建立并完善应急计划。

  桑切斯·斯凯诺认为,早期检测对于非洲猪瘟诊断非常重要。“这涉及早期检测率,虽然现在大部分实验室诊断非常好,但唯一的问题是在现场发现病猪之后,它的样品多长时间才能安全送到实验室。”他说,有时候,病毒血症会长时间存在,抗体也会存在好几年,所以需要进行长期的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测试。

  “抗体是ASFv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感染标记物。在寻找抗原的时候,因为一些抗体与抗原会结合而成免疫复合物,尤其是直接用抗原剂诊断剂时,发现敏感度并不是那么高。所以,有时候需要用ELISA(酶联免疫吸附试验)或iELISA(间接酶联免疫吸附试验)对抗原进行检测。” 桑切斯·斯凯诺分析说,“如果PCR检测采用血清,敏感度并不那么高。但是,用全血更加敏感一些,因为有些病毒隐蔽性比较强。因此,做PCR检测一定要用全血。”

  “对于ASFv检测样品组织而言,淋巴结很重要,还包括肺、肾、粪便以及脾虫,粪便里面有时也含血。ASFv检测中,很多时候主要看它的红血球吸附能力,还有红血球吸附为阴性的结果。但是,现在发现有些病毒不产生红血球吸附。因此,需要对它进行细胞病理效用的分析。” 桑切斯·斯凯诺说:“通常, PCR检测采用常规PCR或实时PCR。现在,更多采用第三种PCR方法——UPL-PCR(Universal Probe Library,UPL;UPL-PCR:实时定量探针库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从ASFv不同的检测结果来看,UPL-PCR最敏感。”

  桑切斯·斯凯诺介绍说,在ASFv检测与诊断中,可以采用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的ELISA法来分析抗体,还可以通过实验室进行分析抗体。另外,还可以采用免疫印迹法来进行分析抗体,采用此法更容易识别出弱阳性样本。

  “我这里还有很多ASF方面的数据和内容,我会发给主办方,大家可以参阅。”桑切斯·斯凯诺说,“我们还有ASFv检测笔,使用起来非常便捷,它在现场可以使用。我们还有视频,也有CD中文版,包括ASFv病原、流行病学、检测方法、诊断细节、疫苗开发等内容。”

发表评论
评价:
联系我们
  • 电话:020-37288723
  • 传真:020-37287849
  • 地址:广州先烈东路135号4号楼609
  • 邮编:510500
  • 邮箱:gdfeed@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