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每日资讯 >

“以肉偿债”“饿死猪”后,“养猪第一股”退市成定局?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 日期:2019-07-30
  • 编辑:admin
  • 评论:0

      作为曾经的“养猪第一股”,*ST雏鹰去年因“以肉偿债”以及今年“猪被饿死”的消息,令投资者大跌眼镜。它也由此被评为A股三件离奇案之一,另两件是:獐子岛的“扇贝游走了”,皇台酒业的“酒不翼而飞”。

 

 

对*ST雏鹰来说,事情没有最坏,只有坏。

 

 

       7月29日,*ST雏鹰再次跌停,收盘价为0.81元/股,32.47万手卖单封板。自7月5日以来,公司收盘价已经连续17个交易日低于1元/股,距离退市又近了一步。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规定,如果公司股票连续20个交易日的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深交所有权决定公司股票终止上市交易。

 

       以7月29日收盘价来算,公司股价在未来3个交易日内突破1元/股已无可能。*ST雏鹰将成为第二只因股价过低而退市的上市公司。

 

      “公司退市已成定局”,某机构分析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中国新闻周刊联系到*ST雏鹰,公司相关人士未予置评。

 

 

“末路狂奔”

 

 

       在过去的17个交易日里,处在退市边缘的*ST雏鹰也曾奋力自救。7月24日,公司股价曾上演“地天板”,从跌停到涨停。

 

       当日晚间,公司发布公告称,拟与3家供应商分别成立公司,开展生猪养殖业务,实施 “合作养殖1万头种猪,年出栏20万头商品猪”项目。其中,*ST雏鹰以猪舍实物资产出资,3家供应商均以“债权+种猪”出资。

 

       也就是说,*ST雏鹰提供养猪的场地,3家供应商提供种猪,*ST雏鹰欠供应商的钱也折算成供应商的出资。

 

      公告引来交易所关注。当日深夜,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就向雏鹰农牧下发了关注函。

 

      *ST雏鹰和供应商成立公司的这针“强心剂”,也仅给公司带来2个涨停板,期间公司股价一直处于1元/股之下。

 

       7月29日,*ST雏鹰对关注函进行了回复,其中提到,“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响股票交易、抬拉股价的情形。”

 

       另外,公司表示,以“债权+种猪”出资符合《公司法》的规定,经初步测算,每家新设立公司养一万头种猪共需要流动资金约2400万元,分9个月投入,其中公司出资480万元,合作方出资1920万元,由合作方先出资,公司以销售回款及猪舍租赁款支付剩余流动资金。

 

       虽然*ST雏鹰回复了关注函,解释了成立养殖公司的可行性和合规性,以及猪周期拐点来临可预期的盈利,但是投资者并不买账,7月29日公司股价依旧跌停,无力回天。

 

       据*ST雏鹰一季报显示,公司尚有18.42万户股东。如果接下来3天无法卖出,只能在退市整理期择机卖出。根据中弘股份退市的前例,在退市整理期,公司股价大概率在0.2元/股-0.3元/股左右,投资者持有的市值,可能要再打六至七折。

 

倒在猪周期拐点前?

 

     公司官网显示,雏鹰农牧成立于1988年,2010年9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第一家以生猪养殖和销售为主业的中小板上市公司,被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

 

      受猪周期影响,公司业绩也呈现周期波动。在猪价格上涨的年份,公司业绩也水涨船高。雏鹰农牧上市初期,正处于生猪价格上升期,2010年5月至2011年9月份,国内生猪价格从10元/公斤左右升到20元/公斤左右,几乎翻了一倍。2011年,雏鹰农牧实现净利润4.29亿元,同比增长248.78%。

 

      接下来的2012年至2014年,由于猪价下跌,公司净利润连年下滑。在生猪价格触底的2014年,公司亏损也达到1.89亿元。

 

      随着猪价回升,2016年雏鹰农牧迎来了“高光时刻”,当年生猪价格最高达到22元/公斤,而当年雏鹰农牧业绩也翻了近3倍。2016年,公司实现净利润8.69亿元,同比增长295%。

 

      但随后猪价走低,叠加2018年8月份以来,国内出现的非洲猪瘟疫情,雏鹰农牧主业持续亏损,2018年公司巨亏38.64亿元,今年一季度,公司再度亏损11.03亿元。

 

      因为非洲猪瘟产品难以变现,公司资金流紧张,去年11月份,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计划对公司现有债务调整支付方式,本金主要以货币资金方式延期支付,利息部分主要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支付。此举被市场调侃为“以肉偿债”。

 

       两个多月之后,雏鹰农牧在2018年的业绩修正预告中称,“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致使生猪养殖成本及管理费用高于预期”,再次引发市场热议。

先有“以肉偿债”,后因“买不起饲料饿死猪”,导致业绩巨亏,雏鹰农牧一下子陷入舆论的风口浪尖。

 

       据公司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今年上半年亏损14.8亿元至16.2亿元,去年同期,公司亏损7.75亿元。

 

      实际上,猪周期已经迎来猪价上涨拐点。芝华数据显示,自今年2月份以来,毛猪价格已经由12.55元/公斤升至17.24元/公斤,价格涨幅接近40%。

 

     农业农村部数据显示,由于非洲猪瘟影响,国内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已经多个月连续下降。今年6月份,生猪存栏同比下降 25.8%;能繁母猪存栏同比减少26.7%。

 

     “能繁母猪存栏降幅比生猪存栏降幅大,生猪缺口可能还会扩大。” 芝华数据CEO黄劲文表示,这轮猪周期叠加了非洲猪瘟,所以生猪价格可能会更高。秋冬季将迎来消费旺季,供应紧张将出现“猪肉荒”。“预计今年生猪价格将打破历史纪录,达到30元/公斤,猪肉零售价格有望达到45元/公斤-50元/公斤。”

 

实控人被动减持

 

 

      也有投资者认为,公司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频繁“高送转”,将公司股价摊低了。

 

      中国新闻周刊查阅雏鹰农牧历史公告得知,自上市以来,公司进行过4次高送转,2011年、2012年均实施过“10转10”,2013年和2016年分别实施“10转6”和“10转20”。

图为雏鹰农牧实施4次“高送转” 来源:东方财富Choice

 

      “这属于不太聪明的市值管理”,对于雏鹰农牧的多次“高送转”,某分析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A股只有高送转,没有合股,所以遇到市场不好的时候,就悲剧了。”

 

      也有分析认为,公司走到退市这一地步,是因为过度扩张。据雏鹰农牧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公司长期股权投资账面90.86亿元,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共42家,包括22家二级子公司、18家三级子公司、2家四级子公司。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流动负债为149.1亿元,其中仅短期借款高达47.4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92.68%。

 

      “雏鹰目前最主要的原因是资金链断了,据了解,目前公司已经抵押了所有能抵押的资产,能借钱的渠道也都借了”,黄劲文对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现在如果有企业能认可雏鹰农牧的价值,拿出几个亿来救它,或许雏鹰还能活过来,但目前市场上还没有这类消息传出。”

 

      因为股价的持续下跌,公司股东持有的股份多次出现强平和被动减持。去年9月份,核心高管通过“骏惠5号”“骏惠6号”持有的公司股票触发止损线,被云南信托强平。

 

       公告显示,今年2月份,因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侯建芳质押于中投证券的2.49亿股(含补充质押)公司股票构成违约,中投证券已经提起诉讼。

 

       今年3月份,公司董事、总裁李花质押股触及平仓线,被国都证券强平。6月份以来,因借款合同担保,侯建芳所持有的1399.95万股被动减持。截至目前,侯建芳直接持有公司股份12.4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9.75%,其中累计质押12.43亿股,占其持股总数的99.77%,剩余持股也全部被其质押。

 

      目前,公司用于增持的信托计划也存在被强平的风险。据公司公告,因目前股价低于“长安信托-股东增持3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止损线,存在被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强制平仓的风险。

 

     “雏鹰农牧主要是资金链断裂,持续扩张叠加生猪价格下跌,最惨的还是遇到了非洲猪瘟”,黄劲文感慨道,“河南是生猪生产大省,但是出现非洲猪瘟之后,生猪严禁外销,河南本土的生猪价格大幅下降。雏鹰农牧的生猪也是低于成本价销售,所以公司出现了‘以肉偿债’和没钱买饲料‘饿死猪’的情况”。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如果您认为转载的内容涉及侵权,请尽快与我们联系。

发表评论
评价:
联系我们
  • 电话:020-37288723
  • 传真:020-37287849
  • 地址:广州先烈东路135号4号楼609
  • 邮编:510500
  • 邮箱:gdfeed@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