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昌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养殖 >

拆猪场拆出大事儿!生猪供应正在急剧减少

  • 来源:养殖宝平台
  • 日期:2017-05-16
  • 编辑:admin
  • 评论:0

由于环保问责力度大,污染治理达标难,一些地方对省下达的关停指标层层加码,随意扩大禁养范围,大幅提高控减指标;造成养猪数量急剧减少,令专家们忧心忡忡。

实际上,只要做到以地定畜、种养结合,就地收集、循环利用,不但不会污染周边环境,反而能促进种植与养殖相互利用,生产与生活互不干扰,畜牧养殖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养猪规模萎缩亟待引起重视,治理畜禽污染不可“一关了之”

全国各地掀起禁养区拆猪场行动

通过畜禽禁养区划定和养殖场关停搬迁,促进畜禽养殖污染整治,既能改善城乡生态环境,又能倒逼畜牧业区域布局优化调整和产业转型升级,本是件好事,但有些地方政府在执行过程中政策走了样。

由于环保问责力度大,污染治理达标难,一些地方对省下达的关停指标层层加码,随意扩大禁养范围,大幅提高控减指标;有的地方县、乡层层出台补贴政策,按圈养面积、生猪头数发放关停补贴。对不在禁养区内的养殖场,政府也动员关停并发放补贴。还有不少地方干脆采取全面禁养、一禁了之的简单粗暴做法,提出创建“无猪乡(镇)、无猪县(市、区)”的工作目标,把全乡(镇)甚至全县(市、区)全部划为禁养区。

据调查,苏州市今年还将关闭608个畜禽养殖场,其中规模猪场542个;常州武进区需关闭禁养区内800多家养殖场,预计全区生猪饲养量将下降一半左右,金坛区需关停或拆迁养殖场354个;江阴市计划关闭养殖场1100余家,宜兴市年内关停生猪养殖场125家。

养猪数量急剧减少,令专家们忧心忡忡。江苏省农科院畜牧研究所所长何孔旺对记者分析了三大不利后果:

一是保供。俗话说“猪粮安天下”,猪肉价格更是国家物价指数CPI的晴雨表。现在中国的“油瓶子”因为进口大豆已被控制在外国人手里,如果生猪产业再步其后尘,将成为难以承受的民生之痛。

二是增收。去年起全省农民收入增幅明显回落,亮点不多,后劲不足,生猪产业大幅萎缩令农民增收形势雪上加霜。

三是有机肥。猪粪少了,化肥用量必然大幅增加,造成更为严重的农业面源污染,导致耕地质量下降,影响农产品质量安全。

目前这一状况已引起省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江苏省农委主任吴沛良在最近召开的有关会议上提出,各地要严格按照部、省规定,配合环保部门依法、科学划定禁养区,既不避重就轻,做做样子,也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采取一禁了之的简单做法,无限扩大禁养区、限养区范围。

既要做好禁养关停工作,又要实现稳定发展,江苏省畜牧业如何在夹缝中生存发展?专家们提出如下思路:

以禁养为契机,推进养殖布局调整,将畜禽养殖空间从禁养区转移置换到非禁养区,支持宁镇丘陵山区适度布局生猪等畜禽的规模养殖,重点在万顷良田、农业园区、规模种植业基地中配套建设适度规模的畜禽养殖场。

不少人可能会提出这样的担心:苏南苏中地区发展畜牧业的环境容量还有多大?这样做会不会造成新的养殖污染?针对这个疑问,中国畜牧兽医学会养猪学分会副理事长、江苏省畜牧兽医学会常务理事、南京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黄瑞华教授摆出一串对比数据: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水平居世界前列的北欧国家丹麦,是世界上养猪水平最高的国家,也是猪肉出口大国,全国4.3万平方公里面积、560多万人口,年出栏2500万头生猪,平均每人每年5头左右。而拥有8000多万人口的江苏,2016年出栏生猪2847万头,人均出栏量只有丹麦的1/15。再从猪肉自给率来看,韩国、日本分别为55.5%和47.6%,杭州、宁波分别为50%、40%,而苏南五市平均只有28%。

养猪量远远没有超标,3种模式可破解环保难题

另外,畜牧业还有一个行业公认的土地消纳理念:每1亩农田配套养殖1—3头(存栏)生猪比较合理,既解决了有机肥来源,又不会对周边环境造成污染。

而目前每亩耕地生猪存栏量,苏州、无锡、常州、南京、镇江、扬州分别是0.23头、0.26头、0.2头、0.13头、0.16头、0.16头,远低于合理水平。因此,无论从哪个指标来看,苏南、苏中地区养猪数量都远远没有达到超过环境承载容量的地步。当然,江苏省畜牧业发展不能再走粗放发展、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而是要按照“以地定畜”的原则,须减则减,须调则调,宜养则养,实现优化布局、转型升级。

为此,江苏省畜牧兽医学会的专家们推荐以下三种发展模式:

一是上海松江“种粮+养猪”种养结合家庭农场模式,由政府出资统一配套建设猪场,以一定租金承包给农民,让农民既种田又养猪,实现畜禽粪污全部就地还田、内部循环;

二是“畜-沼-田(果蔬)”生态循环模式,以江阴市勤科农牧生态养殖场为例,养猪场流转土地兼营粮食、水果种植,实现资源高效循环利用;

三是武进礼嘉模式,依托拥有大型粪污处理设施的专业粪污处理中心,对周边养殖场户的畜禽粪便和污水集中收集和运输处理、还田利用,构建种养平衡的区域循环。

3月初,记者慕名来到年出栏量近万头的江阴勤科采访,只见养殖场的生活区、生产区、种植区、粪污处理区规划布局合理,26栋猪舍一字排开。猪舍周围空地上种满了胡萝卜、南瓜等猪饲料作物,猪舍周边池塘蜿蜒围绕,种上水葫芦用来净化水质。猪粪尿通过精心设计的管道直接流到化粪池里,经过发酵后抽到对面的沼气池,产生的沼气用来烧饭和发电,沼液用于灌溉周围上百亩农田与树木,每一栋猪舍几乎都闻不到什么异味。2014年这个养殖场被认定为农业部标准化示范基地。

由此可见,只要做到以地定畜、种养结合,就地收集、循环利用,不但不会污染周边环境,反而能促进种植与养殖相互利用,生产与生活互不干扰,畜牧养殖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发表评论
评价:
联系我们
  • 电话:020-37288723
  • 传真:020-37287849
  • 地址:广州先烈东路135号4号楼609
  • 邮编:510500
  • 邮箱:gdfeed@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