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养殖 >

生猪价格不是想涨就能涨!屠宰场变相垄断 卖猪或待宰养户何时说

  • 来源: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
  • 日期:2018-05-31
  • 编辑:admin
  • 评论:0

自5月中旬生猪价格从10.36元/公斤的低点开始仅仅用时一周便上涨到11.16元/公斤的位置,上涨幅度高达11.27%。于此同时,一向跟涨不跟跌的猪肉终端消费市场,也是高举上涨大旗,以北京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统计显示,当前新发地市场白条猪的批发平均价是7.60元/斤,比上一周涨幅足足高达23.98%。而价格一旦上涨,特别是类似这种突发的上涨,往往即刻引起业内人士关注。特别是近期生猪价格上涨,屠宰企业、大型养殖企业均有意加入到提价行列。一边是企业对生猪市场不过分悲观看待,一边是各种专家学者拍案,这次生猪价格上涨不寻常。如此奇怪的轨迹,养殖户有抓住机会出栏,有的等待后市,总之最近的生猪市场看起来,特别忙!

  生猪作为商品在市场上流通,其价格的根本就是要受到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这一点,毋庸置疑。国家的宏观调控也好,屠宰企业联合提价、压价也好,都只能作为辅助手段。我们必须承认,在整个生猪养殖、屠宰、加工、销售的产业链条中,屠宰企业往往掌握了更高的定价权以及利润空间。而实质的好转,供求关系仍是关键。

 

  一、我们来看近期生猪价格走势

图片2.png

  图1 2018年1月2日-5月29日外三元毛猪均价

  从图1中可以看出,从年初到5月中上旬,生猪价格几乎成直线下跌走势。从中5月中下旬才扭跌为涨。 

  然而好景不长,5月28日,猪价格再次下跌,具体我们先看一个趋势图:

图片3.png

  图2 2018年5月16-5月29日外三元毛猪均价

  从图2中看出,猪价历经半个月上涨之后,急转下跌,主要是由于:一是供大于求;二终端需求未好转,猪肉消费五起色;三是,屠宰企业库存已出现“爆仓”。 

  二、2018年出栏大猪过剩100-1500万头

图片4.png

  根据慧通数据推演:2017年中国能繁母猪月均存栏3915.94万头,预计2018年月均存栏3747.78万头,环比下降4.29%;其中2018年4月份中国能繁母猪存栏3846.99万头,同比下降1.70%。而2018年出栏大猪预计 59300万头,同比增长4.55%,过剩1100-1500万头左右。(备注:5-12月能繁母猪存栏为推演; 2018年出栏大猪数据为推演)

  中国饲料行业信息网首席分析师方世俊称:造成目前中国生猪市场行情价格低迷的主要原因是供应过剩。据慧通数据监测分析,2018年中国生猪出栏相比较2017年会增加4.5%左右,供应过剩的局面存在,并没有从根本上缓解。

  而本轮猪价上涨,一方面是屠宰企业要把3-4月份低价储备的冻肉出库,希望拉高价格;另一方面,大型养殖企业希望参与到提价行列,减少亏损,同时经过反复折腾,把中小散户给折腾出养殖市场。尽管他们非常清楚当前猪价上涨对去产能非常不利,但到了明年,他们的实力进一步增强,到时候也少了许多恐慌,不过对中小散户就完全不一样了;第三,目前的猪价,虚高成分很大,问问各地的猪经济实际的收购价格一切都明白了。

  冷静的想想,本月中旬本轮猪价开始小幅上涨的几天里,有哪里的市场在曝有缺猪的现象?等接下来的几天猪价(准确说是报价而已)开始大幅拉高的时候,各地都曝出生猪供应短缺了(不觉得蹊跷?),不过,很大程度上是很多媒体在喊生猪供应短缺而已。市场运作操控价格,其实无可厚非,但媒体人掺和其中添油加醋,实在有失专业性。

  但是这就好比还没有熟透的桃子,催熟的结果必定影响口感。生猪市场也是,人为得去影响、操纵之后,往往市场需要更长的时间与代价才能调节过来。

  三、生猪价格不是想涨就能涨!

  总言之,生猪价格不是想涨就能涨,是需要供应、需求、屠宰企业(话语权最大)、养殖企业/户等等各方综合作用下的结果。如果放在春节期间庞大的供应量的背景下,即使发改委约谈,恐怕也难以产生当下的这个效果。 

  据慧通数据分析师介绍,本轮猪价上涨,基本是2014年5月的翻版,持续性值得大家高度警惕,强烈建议养殖户不要盲目压栏。我们认为在经历了5月中下旬的这一波价格调整后,后期猪价的底部基础将适度抬高。虽然由于人为因素推动此轮猪价由理论上的适度小幅上涨演变成大幅明显上涨,但屠宰企业冻品猪肉价格上调并不很理想,因此,一方面,不排除6月份屠宰企业再度“策划”一轮猪价的人为上涨。但同时,由于底部价格抬高,不但打乱了整个生猪市场去产能的进程,屠宰企业后期的收购成本也相应提高,因此有些得不偿失。

  屠宰场只买猪不代宰,养户呼吁:

  不能以政策便利垄断猪肉市场

  为保证猪肉安全,国家实行生猪定点屠宰政策,但安徽省太湖县北中镇晓雷家庭养殖场场长陈晓雷在拥护该政策的同时,也有自己的困惑:定点屠宰场只买猪屠宰,然后卖肉给商贩,却不对养殖户提供代宰服务,从而造成垄断,这公平吗?为此差点丢了性命、目前仍躺在病床上的他委托儿子陈文彬向记者反映此事。

  屠宰场只收猪不代宰,中间利润差距大

  太湖县北中镇只有一个生猪屠宰场,负责猪肉检疫的官方兽医常驻该场,该场要求低价收购晓雷家庭养殖场的生猪,屠宰后再转手高价卖肉给他家。他父亲不愿意,希望屠宰场能提供代宰服务,宰出的猪肉由他家自己出售,他家可以按规定交代宰费用。双方一直为此达不成协议,导致他家的猪在北中镇无法宰杀,无法盖上检疫印章。

  陈文彬说,他家的猪是生态放养的黑猪,成本较高,如果只是卖生猪给屠宰场,一头猪只有二三百元的利润,如果代宰后由他自己出售,每头猪有1000元左右的利润,这其中的差距太大,他父亲当然不愿意。他父亲将情况汇报给当地党委政府,又找了县、镇相关部门,可问题始终未解决。

  “既然是北中镇唯一的生猪定点屠宰场,为何只收生猪而不代宰?这分明是垄断北中镇猪肉销售市场。 ”

  养户能否按自己的愿意选择卖猪或代宰?

  无奈之下,从2017年11月起,陈晓雷每次都只能半夜一两点起床,骑着三轮车,拉上两三头猪,去30多公里外的弥陀镇定点屠宰场屠宰加工检疫,早晨五六点钟左右拉着新鲜猪肉回来。

  今年5月15日凌晨1点多,陈晓雷连人带车翻下了悬崖,头部受伤,血肉模糊,差点丢了性命。陈文彬说:“要是北中镇屠宰场像弥陀镇屠宰场一样,给生猪屠宰、加工、检疫,哪怕仅提供检疫服务,猪我家自己杀,我父亲就无需每天半夜起来遭罪,也不至于发生最近的车祸。 ”

  陈文彬认为,既然是国家认可的生猪定点屠宰企业,那就应该提供全方位的服务,供养殖户选择,养殖户愿意卖猪就卖猪,愿意代宰就代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由掌握着检疫便利的屠宰企业说了算。这其实就是利用国家赋予的政策便利变相地搞强买强卖,迫使养殖户廉价卖猪,进而垄断地方猪肉市场。他希望,相关政策能尽快完善,保护广大养殖户的合法利益。 

  对此,安徽省农委畜牧局相关领导表示,各个屠宰企业有不同的经营方式,有的企业收猪、屠宰然后出售猪肉,有的企业代宰,目前这都是可以的。对于陈文彬说的 “北中镇唯一的生猪定点屠宰场,应该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问题,该领导表示,这的确有一定道理,与此相关的规定即将进行修订。

发表评论
评价:
联系我们
  • 电话:020-37288723
  • 传真:020-37287849
  • 地址:广州先烈东路135号4号楼609
  • 邮编:510500
  • 邮箱:gdfeed@vip.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