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快检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管理 >

郑石轩:2013年饲料销量要突破50万吨

  • 来源:互联网
  • 日期:2013-08-12
  • 编辑:admin
  • 评论:0

 

     粤海,这么多年,一直心平气和地感受着这个行业的潮涨潮落,郑老板为人低调,粤海人行事也低调。没有大企业的大张旗鼓,也没有其他饲料巨头行事作风里的大开大合。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在前行的道路上。 
  粤海以虾料起家,其虾料在市场上一直与恒兴、海大三足鼎立。2006年,粤海开始重点发展海水鱼料,短短的几年,其海水鱼料已经在华南独步天下;2013年,粤海又一次将目光瞄准品牌缺失、市场混乱的罗非鱼料,粤海对罗非鱼市场进军号角已经吹响。 
  罗非鱼料主要集中在粤西和海南。海南的市场目前已经被“通威”、“恒兴”、“裕泰”、“统一”四分天下,而粤西,目前依然是一个没有品牌的混沌之地。粤海对罗非鱼市场的推进,是否会对罗非鱼饲料行业格局重新进行划分?如果经过三年、五年的努力,粤海能够在罗非鱼板块建立标准,树立标杆,无疑又是大功一件。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些年,粤海无数次在流言中“被收购”、“被上市”。但是熟悉郑石轩的人,每每听到这种流言,都会付之一笑。因为他们深知,郑老板做了20多年饲料,粤海就是他的全部,他不求名不求利,只是想尽自己所能做出一个标准,提供一个方向,让大家看清前面的路。 
  我们坚信,企业,特别是行业的龙头企业之间的良性竞争,势必推动产业的发展。 
  罗非鱼料:“今年5万t,明年10万t。这是我们年初定的目标。” 
  《当代水产》:粤海的罗非料据市场反映很不错,粤海今年是否打算在淡水鱼板块有大的动作? 
  郑石轩:淡水鱼这块,我们从今年开始,会主做罗非鱼料。对于罗非鱼的市场,我们一直都有关注。今年的罗非鱼饲料,应该说是赶上了一个好时机。现在,饲料的主要原料都在往下走,饲料的生产成本在下降,而罗非鱼价格又有所回升,且稳定在比较高的价位。所以,今年对于我们而言,切入市场做罗非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我们新上了罗非鱼的颗粒线和膨化线,时产都有20t了。主做粤西和海南的市场。膨化料应该是行业发展大方向。鱼价高,市场对膨化料的需求会不断扩大,这对于粤海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利好因素。而且膨化料是我们拿手的品种。罗非鱼价高,客户更容易接受档次较高的膨化料。 
  《当代水产》:那您觉得,今年粤海的罗非鱼料要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市场份额,才比较符合您的预期? 
  郑石轩:今年5万t,明年10万t。这是我们年初定的目标。我们认为现在的罗非鱼料“海大”和“通威”相对做得比较好。我们加入进来,有助于推动整个罗非鱼料行业的发展。目前来讲,3-5年内我们不会对整个罗非鱼行业的其他饲料厂家造成压力,但是我们会通过3-5年的时间,发展成为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罗非鱼料目前的格局是比较混乱的。价格乱,质量不太好,没有一个突出的品牌。又相对缺乏优势产品对市场进行有力的支撑。所以养殖户才会如此的迷茫。我们目前主要的市场在粤西和海南,会根据两个区域的不同市场特点,做两个不同类型的产品。当然,起步阶段肯定是跟着主流市场走,我们现在还是市场的跟随者。罗非鱼在粤西以混养为主,立体养殖养鸭养猪,池塘养鱼都是我们的市场。 
  很多厂家在开发市场的初级阶段都会把质量做得比较好,因为开发市场的时候量不大。但是粤海不同,粤海的饲料质量从来都是往上升的,没有往下走的。我们只能是在产品质量的不断提升和改进上努力,如果我们今年的质量好,得到市场的认同,明年的肯定比今年好。这也是我们粤海做事的风格。 
  我们金鲳鱼料和鲈鱼料,从开始到现在,质量一直在提升,从来没有下降。 
  鲈鱼:“我认为鲈鱼的行情不会一直这么差。” 
  《当代水产》:现在金鲳海鲈的价格不是特别好,但是我们发现,养殖户的放苗热情似乎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这是什么原因呢? 
  郑石轩:鲈鱼去年底到今年初价格低,养殖户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但是从整体养殖情况来看,他们还是挣了钱。前期卖鱼早的,价钱都还不错,只是后来鲈鱼死亡率高,拉低了鱼价。而且早几年养殖户都赚了很多钱。现在很多养殖户都认为,鲈鱼的价格不应该处在这样一个水平,鲈鱼的需求量还会有增加。况且养海鲈主要集中在珠海斗门,一年才十几万吨的规模。中国这么大的需求量,如果有好的渠道,这个量完全可以消化。 
  养殖户认为这个价格不会持续太久,肯定会升。另外,现在鲈鱼的销售还比较单一,主要是做冰鲜。未来,鲈鱼的消费还会更加地多元化,如急冻、鱼块等,也会带动鲈鱼需求增加。 
  未来鲈鱼价格肯定会升,鲈鱼的需求量也会增加。斗门的鲈鱼,无论是天气、水质、养殖技术、养殖成本,都属于比较先进的水平。所以我认为鲈鱼的行情不会一直这么差。
  《当代水产》:众所周知,粤海的放账额度是比较大的。今年开年行情就不乐观,您这边会相对收紧资金吗? 
  郑石轩:应该来讲,我们对鲈鱼的资金,从来都不放松,但是也会有适当的支持。我们的资金政策和以前相似,不可能差异太大。对客户的考核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标准,让有能力的人来养殖,我们会给予适度的支持。 
  虾料:“我们在珠三角长三角的布局晚了几年,份额与品牌不相适应,现在我们正在努力地追赶。” 
  《当代水产》:现在珠三角的虾料市场,恒兴、粤海、海大的竞争趋于白热化,粤海去年在珠三角的市场也是日益稳固,您对珠三角的虾料市场是何定位,有何预期? 
  郑石轩:其实我们的虾料在珠三角和长三角已经有了不少的市场份额。在珠三角地区,应该讲我们的市场份额已经做到前三名。在长三角,这几年我们的市场占有率也在不断增长。最重要的增量主要集中在重要的市场。这几年,我们的虾料总体来讲,是排在行业的前三。今年的销量应该还是在第三的位置,但是我们在市场的影响力和产品质量,应该是排在前列的。因为我们在珠三角长三角的布局晚了几年,份额与品牌不相适应,现在我们正在努力地追赶。 
  第二,粤海还是会坚守自己的底线,一如既往地做好品质。不会一味地去斗价格。有些厂家会以很高的折扣,很大的赊销去抢客户。我们不想为了量去冒险,所以有些市场,我们为了控制风险,量没有办法很快上去。 
  我们粤海的理念是,与客户合作,不希望付出太大的代价。比如说在台山,粤海有几十个经销商,我们不允许三两个经销商去垄断市场。而且粤海一直以来与客户合作的基础是,企业必须挣钱,做企业不可能赔本赚吆喝。粤海的虾料客户,基本是几百吨,对手想抢我们的客户没那么容易,抢一两个也没用。 
  《当代水产》:您对珠三角和长三角这两个重点市场的未来有何预期? 
  郑石轩:应该来讲,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市场我们会不断提升,要提升到“海大”、“恒兴”的水平,起码来说大家有得争。要有这样一个态势。 
  我们不会去跟同行搞价格战,但是我们有这么多忠实的上下游合作伙伴支持,我们也不怕价格战。这些年在市场上,粤海的饲料就是靠品质取胜的。 
  事实上,现在虾料行业由于竞争激烈,有些企业的预付款折扣对于厂家来说已经是亏本在做了。这样下去,饲料产品质量如何去保障? 
  销量:“我们在产品销量上必须要有增长,每年20%的增长是必须的。” 
  《当代水产》:纵观行业的四大水产饲料巨头,您这边应该是最低调的。您作为企业的掌舵人,可否谈谈您对粤海的经营之道? 
  郑石轩:首先,我们粤海讲究的是稳定和效率,然后考虑的才是增长。稳定不仅仅是指产品的质量,我们的人员、尤其是企业的核心人才,也是非常稳定的。 
  在产品销量上,必须要增长,每年20%增长是必须的。粤海在不断发展,新厂在不断增加,人员也在不断地增加。 
  再者,我们强调效率,要求每个厂每个人都要发挥作用。所以我们在建新厂这个问题上,不要求到处开花。我们追求的是每个厂都能够满负荷。我们所有的厂在满负荷后,供不应求后,才会考虑再建新厂。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提高设备和人员的效率,我们不做不挣钱的买卖。 
  粤海这些年来的发展速度,在同行看来是慢了。但我们的每一步都走得很稳。 
  同时,在人员的增加这块,也要讲究每个人的效率。现在很多企业的市场策略是搞人海战术,一个县几十个人,一个镇几个人做饲料业务。人多以后,肯定会带来增长。但这种市场的增长,不具备持续性。如果一个地区增长一年两年就没增长了,那这些人怎么办呢? 
  所以我们在布局上,人员在增加,但是不能多。人太多以后,就没有办法发挥他的效率,所以人员的布局要适度和讲求效率。大家都说我们粤海的量没有做到第一。我们也许错过了一些时机,但我们的效率在行业里应该是最高的。在这方面,我们比其他公司有更大的竞争优势。 
  在销售策略上,我们不去打价格战,但是我们不怕价格战。我们要赚取合理的利润,所以我们不会去打价格战,但是,如果真的打起价格战,我们也不会先倒下。 
  我们在市场上,按照规则来做事。我们不会为贪图一时蝇头小利破坏长远规划。如果我们为了扩大量去增加赊账,一增加赊账,以后也不一定能收得回。如果增加折扣,今年给了,明年要继续给,后年还得给。为增加一个客户,年年都要付出这样的代价,我们就没钱挣了。我们的市场都是平衡的,如果一个客户的折扣给得很高,那粤海整个市场都要给很高,企业就没钱挣了,那我们就没法做了。
  《当代水产》:2013年,粤海饲料销量计划达到多少万吨? 
  郑石轩:我们今年的目标是突破50万t,经营都是按计划进行,但是最后结果要到年底才能揭晓。 
  养虾:“苗有问题,时间短可以排掉再放回来,不会亏太多。相反我们养大了,对虾因价低而亏,那就会亏得比较严重。” 
  《当代水产》:今年开春天气一直不稳定,早造虾的排塘率很高,请问这种情况是否会对饲料的销售造成一定的影响呢,您这边会如何应对? 
  郑石轩:实际养虾来讲,关键看多少成的成功率。事实上,养虾经过了那么多年的验证,客观说,能达到四五成的养成率,就是很不错的了。 
  从目前看,今年的天气很不稳定,虾的死亡率也比去年要高,我认为今年的整体养殖成功率,还算是比较中等的水平。从目前综合各个市场反馈上来的信息来判断,养殖成功率还是有五成左右。 
  那么多年养虾过来,不可能全部都养成功。如果对虾全部都养成,产量超过了需求,虾价就会大幅度下跌,造成养好的虾也亏本的局面,这才是行业最大的问题。如果苗有问题,时间短可以排掉再放回来,不会亏太多。相反我们养大了,对虾因价低而亏,那就会亏得比较严重。其实在养虾这个行业,大家也习惯了,不会因放苗下塘了就会指望养殖成功,这关键要看排塘率,成功率。 
  《当代水产》:现在有些大的饲料集团做苗,有不少也是亏的。也没有像当初想象的那样,把一些苗场单体淘汰掉。相反,很多苗场单体在这种竞争中,竞争力也越来越强。对于虾苗板块,粤海会不会有大的变化? 
  郑石轩:我们粤海做苗,有亏也有赚。苗这个东西很难说,也很难去把控。一种苗的好坏要看整体,而不是个别。整体的存活率比人家好,就很不错了。 
  粤海做苗是分散到各个地方的合作场,定点场。有一套完善的管理措施。短时间内,这种模式不会变。可以这样说,饲料厂做苗,是大大地推动整个行业的种苗质量提升。 
  鱼粉:“7月份之前的鱼粉价格应该还是会在高位运行。7月份以后,鱼粉的价格会下降。” 
  《当代水产》:如今秘鲁的配额已经公布,您如何看待接下来的鱼粉价格走势呢? 
  郑石轩:公布的配额和实际的生产量应该差距不大。配额出来以后,不像我们早期讲的100万t,120万t那么悲观。配额一出来,就瞬间遏止了鱼粉价格的上涨,玉米和豆粕的价格都是往下走的。但是鱼粉的价格未来什么走势,从现在来看,鱼粉上涨的势头肯定是没了。至于会不会下调,什么时候下调,才是一个关键。这个还是要看我们的实际鱼粉需求和供应商的心理变化。 
  7月份之前,整个鱼粉供应量还是吃紧的,从供求关系来讲,鱼粉价格还是会维持在高价位上。供应商手头拿货的成本都比较高,而且市场上的货还是处于一个比较偏紧的状态。所以,7月份之前的鱼粉价格应该还是会在高位运行。当然,鱼粉价格的小幅波动是正常的。7月份以后,鱼粉的价格下降,我认为也是一个必然,降幅也不会太大。降多少,什么时间下降,这才是关键。
  《当代水产》:现在大家都很关注“世海”的低鱼粉饲料,您是如何看待目前市场上的这些低鱼粉饲料呢? 
  郑石轩:泰高”做三文鱼料,鱼粉一直是在下调的。“泰高”三文鱼饲料的鱼粉和鱼油的添加大幅下调技术,他们也把这种技术运用到世海的虾料上。从“世海”的虾料来看,鱼粉确实降了不少,但这种下调,不会导致配方成本的较大幅度下降。从他的优势来讲,鱼粉价格高的时候,他们的优势就会明显,鱼粉价格低,这种差距就会小。世海的这种的优势会取得一定效果,但是,我们粤海有一个整体的成本控制,对于低鱼粉饲料,我们在关注也在研究,在这方面我们与泰高不会有太大的差距。 
 
发表评论
评价:
联系我们
  • 电话:020-37288723
  • 传真:020-37287849
  • 地址:广州先烈东路135号4号楼609
  • 邮编:510500
  • 邮箱:gdfeed@vip.163.com